澳门凯旋门国际

首页 >  潮流时尚

“罗小黑”年纪太小,现在不能找女朋友丨揭秘

发表于:2019-09-14




不同于目前高居中国影史单片票房榜亚军的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(后简称《哪吒》)改编自公众耳熟能详的神话传说,动画电影《罗小黑战记》是一个原创故事。


这部电影先是有番剧版,创意的源头要追溯到2006年,来自于一个叫MTJJ(木头)的动画爱好者,根据自己捡到的一只野猫创作的动画形象,后面陆续打造了28集的剧版。


番剧《罗小黑战记》的成功,为影版奠定了极好的IP基础,也降低了原创动画的接受门槛。不过,对非番剧粉来说,《罗小黑战记》是一个陌生的存在,尽管它在豆瓣和B站上的评分分别高达9.6和9.8,均位列国产动画第一。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木头,联合出品人李晨,揭开罗小黑你不知道的秘密。


在《罗小黑战记》上映前,出生于1984年的木头,在网上颇为神秘,豆瓣上都没有个人图片,只有一张罗小黑的头像。木头也非动画专业毕业,走上动画道路,全凭一腔热爱。


《罗小黑战记》影版延续了番剧的画风,是一部2D动画,而非《哪吒》那样的3D动画。“事实上,2D 动画需要大量的人工手绘,3D靠建模,2D比3D 更费时费钱费力。”联合出品人李晨表示,自己第一次接触罗小黑的形象是在微信表情包里,就觉得很萌,为他自己养了很多猫,后来就接触到了电影。“作为一个动画电影来讲,能够让大家在银幕上看到一个原创小萌猫已经很好了,无论票房成败,主要是看在过程中的经历。”



导演答疑

“等小黑长大再给他找女友”


致敬宫崎骏

制作时并没有想到什么致敬,但如果非要说有一些相似其实也可以。其实,二维动画画到一定程度后,除非你是风格特别强烈的作品,或是你刻意去做一些东西,不然它们差别不会太大。如果你觉得我们像他(宫崎骏),也说明我们做得还不错。


罗小黑性别与品种

我捡了一只野猫,就按照它画了,它的形象和小黑差不多一致。它是如假包换男儿身,但没什么品种,猫妖嘛。


小圆球“嘿咻”

为了让他(罗小黑)跟普通猫不一样,然后专门去设置的嘿咻,希望他变得很有趣、好玩,现在看起来是他尾巴变出来的分身,变成人的时候也有存在的体现。




猫语有秘密

其实就是配音瞎配的(大笑)。


小黑造型改动

可以说电影是番剧前传,这时的小黑更幼稚。就是单纯地把小黑当做一个小孩去塑造,但其中会参照猫的心态和习性,毕竟这是个猫和小孩的结合体。


新妖精角色

加入一个新妖精还好,多一个人只是多一个设定而已,只是不要在一个镜头里出现太多人就好。总之人越多,就越复杂,花的精力也就越多。


哪吒

不是和《哪吒》的联动,我们五年前就已经开始做电影,番剧里也有太上老君、孙悟空,所以这不是同一个哪吒。至于片中提到他的性别,这是大家经常讨论的话题,算是一个巧合,动画需要漫长的制作过程,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加工。



国漫联动

在符合并保证作品完整性的情况下如果有机会是可以的,但我们目前并没有这类的想法。其实,在几部国漫间我们也有联动和交流,但不会轻易和谁合作,因为每部作品世界观都不一样,强行联动则会破坏两个作品。


无限小黑组CP

师徒关系是我们创作时一直保持的非常纯粹的感受。我不是那类组CP的人,所以不太清楚;至于其他人可以自己去玩,我不介意。






作画时间

动作场面一天大概能画一两秒,电影里的一秒要画12张,如果这一秒里面有很多个人,这一秒画几天都有可能。


角色删改

现在和前面番剧的几集差别蛮大,小黑形象已经趋于稳定、成熟,为了统一我们把前面的都画了一遍,做成动画以后也在继续改动,做动作的时候一秒需要画12 张。


团队熬夜

我们不熬夜,最晚都是晚上10点下班;但为了赶这次上映还是加了半年班,每天从早上10点干到晚上10点。


城市取材

因为城市是虚构的,所以我们采用了很多素材或者参考,北京是其中一个,因为我们扎根北京嘛。总之都是中国元素,基本上是采集身边或者生活的环境,自然而然就呈现出来了。


微信支付

现在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,为了让观众能有更真实的感受,让他们感觉到片中角色是存在于我们这个世界的,所以要加入这些现代的情节。


观影门槛

我觉得还好,因为小黑跟观众一样,他也什么都不知道,所以片中的角色对小黑解释“会馆、灵质空间、空间系”这些概念,其实也就是等于向观众解释。我觉得大家可能一开始有点糊涂,看下去基本可以理解。


遗憾

还是有挺多遗憾的,有很多地方没做好,例如有些地方画得太赶了呀,制作不够精良啊,有些地方比较粗糙啊,不过整体还是满意的。


“国漫元年”

可能《哪吒》(太成功)把整体氛围抬高了,我觉得,只能算是发展中的一年吧,国漫一直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


票房

这个不好说,我们只要得到自己应该有的收获就可以了,我是比较冷静的,只希望能让我们赚点钱,然后能做下一部就够了。


小黑什么时候会有女朋友?

等他长大了再说吧(大笑)



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许乔洋  校对 赵琳
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